We are what we eat:食物设计的三种美学

发布日期: 2020-06-09 07:19:24 阅读量:445

资讯生科

大家可能没想到原来模具、器皿、空间、包装也会是食物设计的一环,事实上不一定都是要放进嘴巴里的、吃进肚子里的才跟食物设计有关係。食物设计是最基本的食品美学,也是社会学和人类学的对话,探索食物背后不同层面的符码与议题,去展开、设计一场引领人们思考的盘中飧。
 

在台湾推动食物设计至今,不论是讲座邀约或是工作坊的分享,很高兴有很多朋友或是听众对这个新兴领域充满好奇和兴趣,但因为大家都是第一次接触,且台湾尚未有完整的食物设计教学系统与课程,很多人都不知道怎幺玩食物设计,更不用说怎幺用简单易懂的方式切入食物设计,究竟第一步要怎幺开始,又如何开始?

Amber 之前分享较多是食物设计的理论面,相信大家对食物设计已经有个想像,今天开始要跟大家分享食物设计实务的操作面与案例,让大家可以一起创作更多有趣的作品与灵感的激荡!

基本上,食物设计可以从六大领域来切入:

Part 1: Design For Food 为食物而设计

大家可能没想到原来模具或工具的设计与製作也会是食物设计的一环,事实上不一定都是能吃的才跟食物设计有关係。有目的或需求而製作需要的图形或外观的食物模具,例如: 大人小孩都喜欢吃的鸡蛋糕,有公鸡、手枪、派大星、花朵等各式各样的造型的模具,或是让用餐历程或是烹饪过程得到更顺畅的使用经验之工具,皆归类于食物设计中「为食物而设计」(Design For Food),也就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产品设计(Product Design)。

We are what we eat:食物设计的三种美学
(图:在台南旅行,发现安平附近的巷弄里有一间贩售剑狮烧的点心文创小店,这是为了製作出剑狮烧外观的蛋糕而设计出来的模型,就是属于Design For Food。)

We are what we eat:食物设计的三种美学

好的 Design for Food 的作品,不是製造一堆虚有其表但对世界没啥贡献的产品或是图有创意造型的杯子或胡椒罐等,反之,好的产品设计是为了达到传递理念或文化的目的,例如剑狮烧就是让民众认识台南剑狮文化,好的产品设计就是让我们的世界变的更好,让某件事操作起来更便利,或解决大家可能都会遇到的操作问题。

例如奇想的奶油刀可以在不插电、不需导热的状态下切开冷冻奶油,这就是结合科技材质与设计美学的 Design for Food。

We are what we eat:食物设计的三种美学
(图片来源:奇想奶油刀)

Part 2: Design With Food 用食物来设计

以食物做为设计的元素与素材,凡是为了有目的性的传递一个想法、一个讯息或是增加五感体验而改变食物的质地、外观、颜色、味道等,我们可以将这类的作品归类于「Design With Food」。

例如:分子厨艺巨匠 Ferran Adrià 扬名立万的烹饪料理,如哈密瓜仿鱼子酱、橄榄油线圈、芝麻纸与海绵凤梨等等,让人惊奇讚叹却又摸不着头绪的餐点,你会觉得他不仅仅是位厨师,同时也是科学家、哲学家、发明家,更是不折不扣的食物设计师。

We are what we eat:食物设计的三种美学We are what we eat:食物设计的三种美学
(图片来源:哈密瓜仿鱼子酱、橄榄油线圈)

接下来要介绍来自米兰的艺术家兼设计师 Sara Asnaghi 的作品,它用可食用的食材雕塑一系列不同种类的大脑。Asnaghi 的灵感是受到哲学家 Feuerbach 一句话「we are what we eat 」的启发,传递我们所吃的食物大多是经过化学加工或是基因改造的过程,让我们去反思化学添加物与基改对我们身体、对社会与环境的影响。

We are what we eat:食物设计的三种美学
(图片来源:也许你有吃过猪脑,但是你一定没看过、也没吃过用五穀杂粮、麵包屑、彩虹糖製作成五颜六色、色彩缤纷的大脑吧。)

Asnaghi 的大脑作品归类于 Design for food 的食物设计领域,Asnaghi 的大脑作品全部都用可食用的食材来製作出大脑的模型,包括穀物、糖、米、咖啡、义大利麵、辣椒和扁豆、种子製作而成,目的是要我们思考商业广告的操作背后也是鼓励我们吃的比真正需要的还多,正因为如此,我们更应该用自己的「大脑」去思考究竟我们吃了什幺、如何吃、为什幺要这样吃。

We are what we eat:食物设计的三种美学
(图片来源:白饭不在侷限于盛装于碗中看似单调的角色,运用食材与创意想法,以画龙点睛的作法完成俏皮灵活的食物设计。)

农会的婆婆妈妈为了让孙子、小朋友知道「粒粒皆辛苦」的道理,他们将白饭精细无比地变化成生产者和在厨房烹饪的大厨,让小朋友在这吃盘料理时,能想到手上看似理所当然的食物,背后都有每一个环节中辛苦的劳动者参与生产。

看到这些妈妈们极具创意的作品,下回当你拿起一支香蕉、捻起一枚樱桃,或是要摘下一片薄荷时,很可能脑海里就会浮现如何将它们做成某个造型来传达一个灵感或议题,创意来自生活,当然也可以来自食材,分享给朋友,大家一起来玩食物吧!

Part3: Design About Food

Design About Food 在食物设计领域中一个非常有趣的分类,设计的型式主要是来自于食物的灵感与对食物的关注或启发,但本身是不能吃进肚子里的,例如鸡蛋造型的椅子或是寿司造型的随身碟等。

We are what we eat:食物设计的三种美学
(图片来源:除了寿司造型的随身碟之外,现在还有寿司造型的手机壳)

We are what we eat:食物设计的三种美学
(图片来源:英国知名的 Wool Butchery,用针织品生产贩售不能吃的肉类食品)

接下来跟大家分享我自己很喜欢之前台北当代艺术馆展出的Moder Food Flow的作品。在墙上一块块的牛肉,看起来新鲜可口,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它是一个长的像牛肉的盘子,发现了吗?这就是 Design About Food 的例子,食物设计不代表都是可食用的才叫食物设计,它还包含了以食物为媒介素材,产品外观如同食物一样,来传递产品要表达的意思,只是它不能吃下肚而已 。

We are what we eat:食物设计的三种美学

在这个作品里,设计师欲表达的想法是我们的饮食习惯因为工业和食品业的进步而改变,肉食的需求大量增加,动物生长的效率也得跟着越来越高。看似物美价廉的工业化食物,在人造环境里生长的肉类,俐落标準化并且迅速的生产着,然而低廉的价格,来自于我们看不见的社会成本。

We are what we eat:食物设计的三种美学
(图片来源:每一块肉,应该是每一个盘子的外封膜贴了一些资讯,藉此提醒我们吃下肚的肉从哪里来的。)

这块「美牛」就是提醒我们吃下肚的牛肉是来自基因改造玉米饲养而来。

饲料换肉率7:0。

来源:集中饲养场。

副作用:狂牛症。

能量:液化脂肪、合成雌激素、抗生素、青眝饲料等一堆看不懂的添加物。

看完以看完以上三种类型,是不是觉得食物设计真是一门大学问,因为背后含括了跨领域的知识背景,例如工业设计、食品设计、心理学、美学设计等,下回再跟大家分享另外三种,分别是情境设计 Food Space Design、吃的设计 Eating Design 与食品设计Food Product Design,有兴趣的朋友,欢迎一起来交流吧!

相关文章